新造车生死关头!年销量仅完成1/5,谁能熬过冬天?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9-09-18 09:34    浏览量:

车东西(公众号:chedongxi)
文 | Bear

车市寒冬正在加剧!2018年,国内乘用车市场近10年来首次出现销量下滑,今年上半年国内车市情况依然不容乐观。

大环境下行的情况下,不光燃油车市场一片惨淡,新能源汽车市场也仓促“入冬”。乘联会销量数据显示,今年7月,新能源乘用车市场突然结束了连续31个月的同比增长,单月销量仅6.7万辆,同比下降3.8%,环比下降51.3%。

冰冷的数据背后,车市寒冬已经蔓延到了每一个细分市场,难有车企能从中保全自身。传统车企们尚且需要壮士断腕,砍掉多余的生产线、转型电动化来谋求出路,但对于“无腕可断”,甚至缺乏造血能力的新造车公司而言,这个“冬天”似乎意味着生死存亡之际的到来。

为了“活下去”这一个目标,众多新造车公司都在寻求“过冬之法”,融资、裁员、推出新车、促销活动、合作传统车企等能用的办法被新造车公司们试了个遍。虽然各自手段不同,但其中根本的目的,都是为了提升现金流水平、削减成本以及提升自身的竞争力,以保证自身能挤进造车新势力的头部集团,从而获取进入“决赛阶段”的门票。

在这样一条日趋残酷的新造车赛道上,谁能熬过这个“冬天”,成为新造车大战后的幸存者?从这些新造车势力过冬的方法论中或许可以窥见一二。

一、车市寒冬加剧 蔚来、威马、小鹏销量均未达到预期

根据乘联会数据,2018年国内乘用车市场全年销量约为2371万辆,同比下滑4.1%。销量的下滑,宣告着中国这一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进入寒冬。

这一趋势在今年也继续延续,1-8月,全国乘用车销量约为1300.1万辆,同比下跌8.9%,对比去年同期销量下滑超过120万辆。

现阶段,国内的乘用车市场依然保持下行的态势。六月份销量的突然拔高,也不过是国六落地前夕车企促销所带来的饮鸩止渴,其后果无非是透支后续月份的乘用车市场消费需求,并不能改变车市下行的大环境。

与此同时,此前一直保持增长的新能源乘用车销量,也在今年7月因为补贴退坡正式落地出现同比下滑,下滑幅度达3.8%,8月份同比下滑幅度继续扩大,达到21.7%。

此前业内人士预计补贴退坡将会带来新能源产业的“硬着陆”,目前来看,这一预测已成既定事实。

中汽协也在8月将今年国内新能源汽车的预计销量从160万辆下调至150万辆,经过下调,2019年新能源汽车产业的预期同比增长幅度不及20%。如果将1-8月已经卖出的新能源汽车销量剔除,那么剩余9-12月的新能源汽车同比增长将不足7%。

中汽协秘书长助理徐海东曾表示,6月7月是国五国六切换以及新能源补贴政策落地的节点,各项政策的推行对于车市产生了较大的影响,需要等到各项政策平稳推行,汽车市场消费者的购买力才能得到进一步释放。

在大环境转冷的情况下,受影响最大的就是产品线还不丰富、营销服务渠道还不完善的新造车势力。据了解,蔚来汽车、威马汽车、小鹏汽车这三家已经实现规模交付的头部新造车公司在今年上半年均未达到销量预期。

▲新造车交付目标完成情况

今年年初,蔚来汽车与小鹏汽车分别定下了年交付4万辆的目标,而威马直接将交付目标定到了10万辆。

但截止至8月初,这三家公司的交付量分别为:蔚来汽车7542辆;小鹏汽车9596辆;威马汽车8536辆。

交付量最多的小鹏全年目标的完成度不到25%,蔚来汽车完成度不到20%,而威马汽车则连10%都还有些许差距。

如果算上去年累积的销量,蔚来汽车的交付量则达到近2万辆,小鹏汽车则为9828辆,威马汽车为12386辆,在年销量已突破百万的新能源车市中,新造车公司的市场占比十分有限。

其他的新造车公司的销量增长也不太顺利,据公开资料显示,新特汽车今年1-8月交付不足4000辆,下调了销售目标;之前发车动作很快,已经推出两款新能源汽车的云度新能源今年1-8月一共交付不到2000辆;走小众市场的前途汽车,今年销量也没到三位数。

交付能力不达标、无盈利能力、外加成本管控不当直接影响到了资本市场对新造车公司的投资热情。根据西雅图数据研究公司PitchBook今年6月发布的数据,截止至今年6月15日,今年中国新能源产业风投融资总金额仅为7.83亿美元,对比去年同期的60亿美元下滑幅度超过了85%。并且这些投资正在朝着新造车的头部势力集中,尚未实现量产的公司今年的融资情况十分堪忧。

自身没有造血能力,再加上资本热潮逐渐冷却,部分新造车公司已经出现了资金链紧张的情况,裁员、欠薪、工厂停工等负面新闻时有发生。在车市寒冬加剧的大环境下,新造车公司们该何去何从?

目前来看,这些公司正在采取融资、裁员、上市、发布新车、促销活动以及抱团传统车企这六大过冬法。

二、多家新造车公司公布10亿元级融资 造车新势力屯粮过冬

持续不断的融资几乎是目前所有新造车公司的资金来源,融资能力很大程度上也决定了公司后续的发展情况。在车市寒冬的环境中,融资情况甚至能够决定这些新造车公司的生死存亡。

在头部的新造车公司中,除了小鹏,蔚来、威马、理想、爱驰等公司都在今年进行了大规模的融资。

蔚来汽车今年的情况艰难一些,5月底公布的财报显示着今年第一季度蔚来汽车亏损继续扩大,资金危机敦促着蔚来汽车尽快进行融资,5月28日财报发布当天,蔚来汽车宣布了与亦庄国投的百亿投资协议。

▲蔚来汽车第一季度财报

9月初,蔚来汽车又发布了新一轮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4亿元)可转换债券,发行对象为蔚来汽车的创始人李斌以及蔚来汽车的大股东之一腾讯,二者将分别认购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7亿元)转换债券。据了解,这一轮债券的发行将会在本月底完成。

在这两轮融资完成后,蔚来汽车的融资总额将接近370亿元,背后的投资者更是包括了腾讯、百度等互联网巨头和红杉资本、高瓴资本、淡马锡等顶级投资机构。但即便如此,在上个月的媒体沟通会中,蔚来汽车总裁秦力洪仍然表示,蔚来汽车还需要30亿美元才能进入新造车的“决赛阶段”。

威马汽车的处境相对顺利一些,今年3月8日,该公司宣布完成了30亿元人民币的C轮融资,百度领投,太行产业基金、线性资本等公司跟投。

▲威马汽车完成C轮融资

这轮投资完成后,威马的融资总额达到了230亿元。据了解,这笔融资将会主要用于提升用户服务与技术产品的研发。

时隔半年左右,威马又向外界透露出了D轮融资的消息,威马汽车CEO沈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该公司正在积极推进D轮融资,这轮融资将是“威马汽车的首次海外融资”,资金用途与C轮大致相同,但在侧重点上会有所区别。

虽然威马目前还未像蔚来汽车一样迫切地释放出“缺钱”的信号,但如此迅速的两轮融资意味着威马汽车正在“屯粮过冬”。

另一家头部新造车公司小鹏今年没有像蔚来汽车和威马汽车一样积极地释放出融资消息,但到目前为止,小鹏汽车公开可查的融资金额也已达到140亿元,投资阵容包括了阿里巴巴、高瓴资本、GGV纪源资本、IDG资本等知名投资机构。

值得一提的是,据中国经济网报道,今年以来曾有多位小鹏汽车的高管表示,到2019年底,小鹏汽车的累积融资额度将会达到300亿元。可以预见今年下半年,小鹏汽车应该还会有大的融资动作。

除了这三家已经实现车辆交付的新造车公司,紧跟其后的理想汽车(此前名叫“车和家”)也开启了融资的脚步。

今年8月,理想汽车宣布完成5.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7亿元)的C轮融资,此轮融资由美团创始人王兴领投。据媒体报道,此轮融资中王兴个人投资近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1亿元),李想个人投资近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7亿元),经纬创投、明势资本、蓝驰创投等理想汽车的老股东继续跟投。除此之外,还有媒体曝出字节跳动也在该轮融资中投资了近30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1亿元)。

▲理想汽车完成C轮融资

在该轮融资之后,理想汽车估值达到31.1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06亿元),融资总额超过110亿元。在量产车型即将交付,正需烧钱的关键节点上,王兴领投的这轮融资对于理想来说犹如“雪中送炭”,重要性不言而喻。

蔚来、威马、小鹏、理想等新造车公司快速融资的动作代表了整个新造车运动中玩家的需求,其他玩家的融资情况也在今年有所进展。

今年5月,新特与爱驰先后宣布完成新一轮融资,新特汽车由重庆长寿区相关产业基金,但并未公布融资金额。爱驰汽车则宣布获得了明驰基金10亿元人民币投资,与去年三轮融资获得的70亿元人民币相加,爱驰汽车的融资金额已达到80亿元。

博郡也在6月宣布获得银鞍资本、盛世投资、中科产业基金、住友商事、 宝时得、浦口高投、园兴投资等投资机构的25亿元人民币融资。除此之外,拜腾汽车也在今年法兰克福车展上透露C轮5亿美元融资即将到账。

头部新造车公司今年依然有融资到账,不过从整个资本市场的情况来看,今年投向新造车运动的风投资金已大幅减少,且仅有少数的头部集团能够融到钱,资本市场的冷却正在让这条路越发难走。虽然短时间内还无法脱离融资独立造血,但新造车公司们必须寻找别的办法来度过这个寒冬。

三、依靠上市缓解资金危局 靠谱吗?

选择上市就是上面提到的“别的办法”中的一种,但到目前为止,国内成功上市的新造车公司有且仅有蔚来汽车一家。

去年9月,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在美国纽交所成功敲钟,完成了10亿美元的公开募股,市值达到62亿美元。

但上市之后,二级市场却并没有如蔚来所想为其补充充足的“弹药”,蔚来汽车上市当天股价为6.26美元,在此之后的一段时间,该公司的股价趋于稳定,保持在了6-10美元之间。

不过当蔚来汽车在2019年3月发布第一份财报之后,二级市场的情况便急转直下。财报显示,蔚来汽车在2018年共交付11348辆蔚来ES8,营收49亿元,研发投入近40亿元,全年亏损为96.39亿元。

一时间,二级市场充满了对蔚来汽车的盈利与交付能力的质疑,股价应声下跌,从每股5-10美元的区间跌至如今的3.32美元,市值也下降至如今的34.98亿元。二级市场市值的蒸发,也让蔚来汽车的现金流更快地出现了问题。

▲蔚来汽车股价

除了蔚来汽车之外,理想汽车也已确定将赴美进行IPO。根据江苏省国资委今年8月发布的一份产权转让公告,“车和家计划赴境外融资,正在搭建红筹架构,需要对公司架构进行重组”,上述文字显示,理想汽车的IPO已经进入了操作流程。

上述公告还透露了理想汽车目前的经营状况,2018年,该公司营收1.7亿元,亏损7.19亿元;今年上半年的营收则为527.76万元,亏损6.29亿元。截止至6月30日,公司总资产为58.42亿元,负债9.31亿元。

据媒体报道,理想汽车的IPO时间预计将会在2020年,公开募股规模大概在5亿美元左右。车东西也曾向理想汽车求证相关事实,但截止至发稿,并未获得理想汽车的回复。

蔚来汽车与理想汽车已经在实践上市这条道路,而除此之外,威马汽车也曾传出要登陆科创板的消息,不过该消息在不久后即被该公司否认。

另一家新造车公司——奇点汽车今年也传出要冲击科创板的消息,不过与威马汽车不同的是,奇点汽车的CEO沈海寅正面回应了媒体的求证,并表示希望奇点汽车能够出现在科创板的第二批与第三批名单上。且据经济观察报消息,合众汽车、博郡汽车、天际汽车、绿驰汽车、零跑汽车、前途汽车等六家新造车公司也在考虑冲击科创板。

虽然上市确实是帮助新造车公司解决资金难关的一个选择,但这个选择真的靠谱吗?蔚来汽车的经历或许已经为后来者提供了前车之鉴。

二级市场相对风投基金而言不再看重概念,而是更加注重实际的利益,盈利能力、利润情况与新造车现阶段的交付能力无疑是投资者们关注的重点。但这些因素却恰恰是目前新造车公司的弱项,上市破发,财报发布后股价大跌这些都是极有可能发生的情况。

四、裁员过冬 蔚来汽车或将“优化”至5500人

融资与上市都是资本层面上“开源”的选择,为了进一步提升资金的利用效率,裁员这种“节流”的措施也是必不可少的步骤。

作为国内新造车势力的领头羊,蔚来汽车在今年年后带头开启了“裁员潮”。

3月,曾有蔚来汽车前员工在知乎匿名爆料蔚来汽车正在大幅裁员,且存在销量造假的情况。在那时,蔚来汽车给出了消息不实的回复。

但后来,其中有一部分消息被证实,蔚来汽车CEO李斌公开表示,公司内部确实存在“岗位重复、任务不明确、职责不清晰”的情况,并将“优化3%左右的人员”,将总人数控制在9500人之内。

新造车生死关头!年销量仅完成1/5,谁能熬过冬天?

▲蔚来汽车内部信

而今年7月底,一位蔚来前员工表示,彼时蔚来在职的员工约为8400人,相比9500人这一规模再减1100人。

但这仍然不是蔚来汽车裁员的终点,据Last Post报道,蔚来汽车仍在进行新一轮裁员。有多家媒体在报道时援引一位“接近蔚来汽车高层的人”透露出的消息,蔚来汽车架构“优化”的最终目标是从目前8000余人的规模优化至5500人。

不过从蔚来汽车目前的运营状况来看,该公司的优化尚且属于汽车公司在市场下行时采取的正常措施,但另外几家公司的裁员显然就不属于这一范畴了。

据拜腾前员工透露,今年7月,该公司也启动了内部裁员计划,前期涉及的部门包括了上海的销售公司与美国的研发部门,随后南京工厂与上海的Global部门也将被波及。法兰克福车展期间,车东西向拜腾CEO戴雷求证,戴雷表示确有此事,并透露优化之后拜腾汽车的员工规模将在1600人左右,这一动作也是其“瘦身过冬”策略的一部分。

今年年初,拜腾的联合创始人之一毕福康高调出走艾康尼克(现已成为FF CEO),缺席上海车展,一汽夏利还指出拜腾仍有3.1亿款项未偿还。

另一家新造车公司金康新能源也经历着同样的窘境,原本计划在美国造车进入美国新能源市场的金康新能源已被迫放弃美国市场,将重心转移到了国内,并开启了美国部门的裁员。根据information的报道,该公司将很有可能关闭美国工厂,并裁员数百人。

▲Seres美国工厂

裁员后虽然能在短时间内控制住公司运营的成本,但将时间线拉长来看,这一行为无疑是在为之前的野蛮扩张买单。同时,向外释放出裁员的信息也会让公司笼罩在负面消息之中,对于急需树立正面形象以获取投资者青睐的新造车公司来说,这样的负面新闻将会对其造成不小的影响。

五、新造车公司齐推500+公里新车

在采取融资、上市、裁员等对资本进行优化的手段之外,新造车公司们也同样在产品的迭代上不留余力。

今年6月,蔚来汽车的第二款车型ES6正式开始交付,这款车型较前一代车型ES8而言拥有更长的续航以及更低的价格。

新造车生死关头!年销量仅完成1/5,谁能熬过冬天?

▲蔚来ES6

与ES8定位中大型SUV不同,ES6的定位为中型SUV,定价33万-50万元,更加适合一般的消费者。

同时在电驱动性能上,ES6拥有最长510公里的综合续航,虽然电机最大功率比ES8弱80kW,但400kW的最大功率对日常使用来说已经够用。

无论是从性能、价格还是产品定位等方面,ES6都是一款比前代车型更加适合中国消费者的车型,这也是ES6一经上市销量就超过ES8成为蔚来汽车主力车型的原因。

蔚来的动作也被其他玩家看在眼里,威马与小鹏也在今年下半年推出了改款车型:威马EX5长续航版以及小鹏G3 2020款。

▲威马EX5长续航版

两款车型分别对车辆的动力电池进行了升级,将原本400+公里的综合续航升级到了520公里。不过除了续航里程之外,这些车辆的其他配置并没有变化。

▲小鹏G3 2020款

在头部的三家公司之外,新特汽车也在重庆智博会上推出了新款车型MEV100,虽然续航里程只有400公里,但这款车型主打的是西南地区的出行市场。在To B的差异化市场,这样的车型也能够为新特创造新的增长点。

除了新车上市,天际ME7、爱驰U5、合众U、理想ONE等车型也纷纷在今年发布,这些车型的NEDC续航均在500公里之上,并且爱驰U5、理想ONE等车型目前已经开启了预售,很快就会上市交付。

在销量增速不佳或是市场不景气的情况下,车企通常会推出更具竞争力的车型来刺激市场进行消费。

但有一点需要注意,汽车毕竟不是快消品,过快地迭代车型容易让消费者产生持币观望的心理,而新车型发布前,进行一段时间的余热则是让消费者拥有一定选择的时间,此前小鹏G3 2020款上市之时引发车主集体维权就是因为未在新车型上市前进行预热,从而让已购车的车主产生了被欺诈的心理。

六、试驾、抽奖、免费换电 新造车公司花式促销

与推出新车型这一策略配套的,自然少不了眼花缭乱的促销活动。

今年8月起,蔚来汽车推出了车主终身免费换电政策。所有现有与新购买蔚来ES6与ES8的车主都能享有终身免费换电的服务。

满足上述条件的车主,可自驾前往运行中的蔚来换电站进行免费换电,换电次数不受限制,并且该权益的使用次数并不会计入此前推出的“能量无忧”服务包权益额度中。

▲蔚来汽车促销优惠

9月份,蔚来汽车又推出了三项购车优惠政策:

1、针对有意愿购买50万元以上的ES8以及45万元以上ES6的用户推出了首付30%,36期免息的优惠政策。

2、针对选装84kWh电池组的用户,可享受电池租用服务,车价减15万,同时月供2500元,一共60期。

3、此前7-9月的优惠购车政策,9月份购车的用户依然可以享受。

威马则没有采取简单粗暴的减价、零利率以及免费换电等策略。此前,该公司组织了花样繁多的试驾活动,其中包括长续航试驾、场地试驾等项目。

新造车生死关头!年销量仅完成1/5,谁能熬过冬天?

▲威马汽车试驾活动

除此之外,威马汽车还积极推广该公司倡导的新零售布局。今年年初,威马的智行合伙人线下门店已扩张至50家,覆盖了国内北京、上海、广州等近50个主要城市,该公司计划在今年年内将线下门店的数量扩张至100家。

小鹏汽车推出的车主权益则更像是对此前购买2019款小鹏G3的车主的道歉,其中包括了可二选一的两项内容:

1、车主获得10万点积分,价值1万元,可用于车辆保养、维修、超充充电、兑换礼品,也可用于本人或直系亲属购车时抵扣款项。

2、车主可在三年内将2019款小鹏G3以合同裸价60%的价格置换给小鹏汽车,并补差价购买任意新款车型。

不仅如此,小鹏汽车还为车主提供了抽奖,超充五折等优惠。

在打折、电池租赁、试驾、送积分之外,另外一些造车新势力也出了奇招。例如,新特汽车提出众包设计新车的概念,让用户参与到新车外形与主题元素的设计之中,再由自身进行完善,并完成内核的三电系统、智能网联系统的定制。在这一过程中,用户可在社区了解到车辆设计生产的最新进展。

而爱驰汽车更是针对有兴趣的潜在消费者推出了“先试后买”的营销服务,用户可以先预约租赁爱驰U5体验车深度体验,满意之后再进行购买。

从这些花式促销的手段中可以看出,新造车公司们为提高车型的销量也是操碎了心。

七、合作传统车企 采用“轻资本”运营

除了上述五个“过冬法”,不少新造车公司还选择另辟蹊径,与传统车企合作造车。

今年5月,绿驰汽车与长安汽车达成合作,并与长安汽车旗下长安铃木达成代工协议。

长安铃木将以2013年底将成的第二工厂为绿驰汽车进行代工生产,该工厂也是目前国内最新的整车厂之一,一期规划产能达到25万辆。借助长安铃木解决生产资质的问题后,绿驰汽车将有望实现今年第四季度量产该公司的M500紧凑型纯电动汽车。

新造车生死关头!年销量仅完成1/5,谁能熬过冬天?

▲长安汽车与绿驰汽车达成合作

而长安铃木也能借此缓解产能过剩带来的压力,据公开资料显示,长安铃木的年产能目前已达到50万辆,但2018年该品牌仅生产汽车4.83万辆,大部分产能处于闲置状态。此前,长安铃木的工厂还能为长安汽车生产汽车,但随着车市寒冬的到来,长安汽车的产能也出现了过剩的情况。此时引入绿驰汽车来消化多余的产能,对于长安铃木来说也是个好消息。

近期达成这种合作模式的,还有华人运通与东风悦达起亚。今年6月,双方正式达成了合作协议。有意思的是,为华人运通代工的,正是此前传言中即将关闭的东风悦达起亚第一工厂。

新造车生死关头!年销量仅完成1/5,谁能熬过冬天?

▲华人运通CEO丁磊

协议中显示,东风悦达起亚第一工厂将以“租赁”的形式,提供给华人运通使用,代工生产的车辆正是日前由华人运通CEO丁磊亲自发布的华人运通首款概念车高合HiPhi。至2021年该车型量产前,该工厂将“暂时停工”并进行“升级改造”。

再早些时候,蔚来汽车与江淮汽车、海马汽车与小鹏汽车、电咖汽车与东南汽车也采取了同样的合作模式。

除了这种较为普遍的传统车企为新造车公司代工的情况,一些新造车公司还摸索出了新的合作模式。

新特汽车CEO先越在今年的重庆智博会上发布了自家的第二款车型MEV100,并公布了旗下的同创品牌。这一品牌的理念即是与传统车企共同完成车型的开发、生产线的改造,并借助传统车企的生产线进行车型的生产。

据了解,新特的新款车型MEV100将会在一汽集团的长春工厂中进行生产。

新造车生死关头!年销量仅完成1/5,谁能熬过冬天?

▲新特汽车CEO先越

这样的模式对比其他新造车势力与传统车企的代工模式,在资产上更轻,便于复制,可以扩大销量,但在提升车型的创新性上也存在挑战。

总的来说,这样的合作模式对于传统车企与新造车公司来说都是合适的选择,传统车企面对车市寒冬环境中下滑的销量迫切地需要新的思路来打开局面,而新造车的互联网思维以及新的研发制造、销售思路能够赋予传统车企新的活力;传统车企则可以将自身成熟的汽车制造能力与品控能力“借给”新造车公司。

而在提升车型的创新性方面,新造车公司们也有解决方案,例如,蔚来、小鹏等原先与传统车企合作代工的新造车公司目前也都在筹划自建工厂,希望以此来增强自身的车型研发与生产能力。

结语:新造车公司集体过冬

全球汽车销量下滑,车市寒冬来临,这一环境不仅让BBA、福特、日产等大型车企出现利润下滑甚至亏损、裁员的情况,也对新造车势力造成了不小的影响。与传统车企相比,新造车势力起步时间晚,整车研发生产经验少,且目前大部分新造车公司都没有自我造血能力,面临车市寒冬其实更加危险。

但正如上文所言,新造车公司们并没有任由情况恶化下去,反而采取了融资、上市、裁员、推新车、促销、合作传统车企等多种策略来应对到来的车市寒冬。如果换一个角度来看,车市的下行反而让这些新造车玩家刹住了蒙头狂奔的脚步,慢下来对自身的公司架构、财务状况进行了梳理,对其长远发展未必没有好处。

同时对整个新能源汽车产业来说,这样的调整期也能够洗去更多的泡沫,帮助产业实现更健康的发展。只不过这样的过程终究要经历阵痛,如何熬过这一时期,是新造车公司们当下要应对的最重要的命题。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新闻推荐

关注官方微信

Copyright © 2018 凯发888国际娱乐网凯发888国际娱乐网-凯发app All Rights Reserved